第一百六十七章 那堆火焰(1 / 1)

我能入侵人体 一大夫 2552 字 1个月前

刚才还寻欢作乐的客人中,颇有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面对蛮横的稽查队员少不了拿腔作势,自持身份的还要训斥一下这些胡乱闯进来的队员。

一方面是怪他们搅扰了他们作乐兴致,另外一方面在这个地方寻欢作乐被人撞了个正着,脸皮上不好看,有些恼羞成怒。

稽查队员遇见这种情况,难免有些迟疑,有些人则想着赶紧离开,生怕别人认出来,但是稽查队员哪里肯放人,场面立刻动静大了些,愈发混乱起来。

所以才有队员出来请示柳专员,该如何处置里面那些尊贵的客人。

柳博容压根就不买账,有了柳博容的话,原本就动作粗暴的稽查队员一下放开了手脚。

此时王必中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脸色十分难看,看着稽查队员将几个衣冠楚楚的客人摁翻在地,原本嘈杂的局面马上安静了下来,其他人也变得乖乖配合起来。

没了阻碍的稽查队员开始大肆搜索起来,翻箱倒柜的做派,大有掘地三尺的架势。

被拦在一边的娱乐公司打手们倒是一副彪悍的做派,瞪着稽查队员的眼神都不善,就等着王必中一声令下便要翻脸。

可王必中在一旁脸上肌肉抽搐,脸色阴晴变幻不定,拳头攥了又松开,松开又攥紧,心中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。

别看逍遥娱乐公司在旧城区横行霸道,别的不说,但是他这个第十一号分店中便养着一百多号打手。

可是他心理清楚,这些打手吓唬吓唬旧城区的居民还行,对上稽查队这些受过训练的武装干员那纯粹是肉包子打狗。

这时四处搜查的稽查队员忽然有人高喊一声,“找到了。”

柳博容看了一眼脸上已经一片死灰的王必中,淡淡的说道:“走吧,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此时柳专员面无表情,不再理呆立在原地的王必中,迈开步伐,在几个属下簇拥着走进了店铺中。

说是店铺,是因为此处是居民区楼下的一个临街的店面,门脸不大,不比商业区的那些专门店面宽敞。

从外面看来,此处无甚出奇的地方,门窗也不大,可是进了店铺之中才发现,这里别有洞天。

整个楼的一层都被打通了,店铺的门脸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入口,里面宽敞明亮,装修的富丽堂皇,真皮沙发,实木吧台,一排排的长条桌上摆满了各种赌具和金银、宝石。

柳博容进来之后看也不看,对面前的钱财、客人都视而不见,眼睛只盯着另外一侧出口。

不多时,几十个个稽查队员抬着一个个箱子走进了大厅,将手中沉重的箱子放在柳博容面前。

不等柳博容发话,站在他旁边的一个队员走上前去,挨个将箱子翻开来,里面露出各种各样的包装,有玻璃小瓶,有白色纸包,有散落胶囊和药片。

柳博容嘴角露出一个笑容,转过头看来看着王必中,“这些都是你们的吧。”

王必中汗如雨下,嘴唇嗫嚅了几下,刚要张口说些什么。柳博容忽然伸手从身边稽查队员手上拿过一把手枪,拨开保险,对准王必中脑袋就扣动了扳机。

一声枪响,血花迸溅,王必中脸上还带着惊惧的神色,一头栽倒在了地上,周围响起了一片尖叫和抽冷气的声音。

柳博容看也不看那些人,随手把枪扔给了旁边的队员,转身向外走去,“把这些违禁品都烧掉吧。”

稽查队员也不说话,抬起这些箱子便开始往街道上扔,没过多久,街头面堆起了一座小山。

两个稽查队员倒背着突击步枪,一人拎着一个小桶,不停的在堆起的箱子上泼洒阻燃剂,其他人则继续堆砌着小山。

柳博容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掏出一个银光闪闪的打火机,点燃香烟之后狠狠吸了一口,随手把烟弹向了小山。

一道火蛇飞快的蔓延,瞬间变成了冲天的火焰,所有的箱子熊熊燃烧起来。

“真是一把好火。”柳博容露出了一丝笑意,戴上了墨镜,迈步向车队走去。

此时街头的风吹过,火势愈发的大了,堆放在最上面的一些箱子被吹落了下来,翻到一地,里面的东西也洒了出来,药片液剂在火中燃烧着,其中夹杂着纸片和标签等轻飘飘的物体顺着风扬了出去。

纸片上的火焰慢慢吞噬着上面一行行粗糙的字体,替卡西林、磺胺嘧啶、甲硝唑、美罗培南、地高辛、美托洛尔……

围观了全程的秦天元和风连山也不说话,静静的看着稽查队将逍遥娱乐公司私藏的药物付之一炬,随后撇下那些前来享乐的客人,押着打手上了车扬长而去。

望着长长的车队的烟尘,秦天元皱着眉头,弯腰捡起了吹过来的纸片,默然无语的看着那堆燃烧的药品,心中滋味万般杂陈。

风连山随手从秦天元手中拽过了几张纸片,口中啧啧有声,“看看这都是什么,硝酸甘油、青霉素、头孢他啶、芬太尼、利多卡因、哌替啶、这都是钱啊,就这么烧了,真是败家啊。”

秦天元脸色有些异样的看着风连山,闷声说道:“老哥,你估计一下这些药价值多少钱。”

风连山想了想,“按照市价的话,差不多一吨黄金吧。”

秦天元脸色都黑了,“真是大手笔啊,价值一吨黄金的药品说烧就烧了。”

“不烧怎么办。”风连山叹了一口气,“这些都是违禁品,凡是收缴的都要当场销毁。”

秦天元久久无语,看着眼前燃烧的火堆,半天才吐出一句,“怎么会这样……这些都是治病救人的药品……”

风连山拍了拍秦天元肩膀,“对那些卖健康药剂的制药公司来说这些就是要他们命的毒药,看来违禁药物稽查队来者不善啊。走吧,小伙子,你在这悲天悯人有个屁用,还是想想怎么能找到药才好。”

“……”秦天元无语的看着远处焚烧的药品,他不知道是他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,城市中的药店到处售卖着成分和作用不明的健康药剂,而他熟悉的药品只能在旧城区这个混乱地带找到,然后被稽查队收缴一空,当场烧毁。

秦天元心情很沉重,他觉得这个世界不对劲,非常的不对劲。

等他回到风连山住的地方,放下心事,查看了一番妮妮妈的病情。此时妮妮妈的呼吸已经平缓了许多,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,而妮妮自己裹着一个破旧的被子蜷缩在角落中,早已进入了梦乡。

他回到隔壁,一直在等他的星辰迎了上来,询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秦天元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,自顾自的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,闷头不语。

星辰见秦天元兴致不高,也不说话,继续坐在了门口守夜,她用的是生化人躯体,自然是不需要休息的,正适合放哨这种工作。

秦天元坐在那沉思了半晌,忽然站了起来,来到星辰的身边坐下,语气郑重的说道:“星辰,我有件事要和你说说。”

[88书阁网]www.88shuge.com无广告无弹出!